烂桃

画点画

可能有一场追逐,也可能只是鸟飞过

记一个梦

梦里我上帝视角了一个杀人犯,杀人犯被抓住后关在类似植物园的玻璃罩里,几年后玻璃罩外面改造成商场,杀人犯看着人来人往,愤怒又饥渴,想杀人,时间久了他变得疲惫不堪,有一天玻璃罩里进来一个女孩(我觉得是送饭的),看杀人犯心情低落,问他需不需要一个拥抱,杀人犯抱住了她,心里想:我可以杀了她,但现在我只想抱抱她。